内蒙古快3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都市言情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正文 464.纳命来!
    深谷风起,孤鸦长啼。

    南宫珩的手按在洛璃肩上,便知洛璃当下已失去理智,心中被怒火、仇恨和悲伤填满。

    南宫珩松手的同时,洛璃从地上捡起洛宇掉落的长剑,赤红着眼,朝着白景瀚攻了过去!

    连登云和司徒岳对视一眼,两人联手攻向南宫珩。

    而瞎了眼的闻舟,带着一群属下,围住了上官芃。

    山谷中响起刀剑相击的声音。高手过招,飞沙走石,小木屋很快就被夷为平地。

    白景瀚原就不是洛璃的对手,洛璃先前受的伤早被风不易治好,方才大悲大怒之下,一直没有越过去的瓶颈也突破了。

    而在带洛璃来这里的路上,除了洛宇之外还有个灰袍老者,但显然,洛宇跟端木尹之间达成过某种交易,在交易条件里面,包括不能伤害洛璃。因此,就算为了骗洛宇,那灰袍老者也没有机会给洛璃下毒。

    实力大涨的洛璃,对上原本就比他弱的白景瀚,即便白景瀚身边还有高手辅助,依旧被逼得步步后退。

    南宫珩对战连登云和司徒岳,一时并未落到下风。

    上官芃这边比较被动。他的实力不如洛璃和南宫珩,但当下围攻他的人最多。不多时,身上便挂了彩。

    再这样打下去,局面对南宫珩这方不利,人数上的劣势太悬殊。

    一开始南宫珩就暗中用过毒,但并没有什么效果,猜测许是端木尹提前做了安排。论医术毒术,端木尹和风不易是劲敌。

    守在山谷外等待援兵的原老头,听到山谷之中传出的动静,心知南宫珩猜得没错,果然是个陷阱。

    不了解山谷中的情况,原老头犹豫过后,选择留在原地,继续等。他不时地往西边张望,希望自己人马上出现。

    苏棠带路,夜昊率领夜家高手,以及原洛璃的几个属下,司徒焱司徒瑄祖孙,周老蒲琮等总共二三十号人,出现在视线中,原老头神色大喜,从藏身的树上飞身而下,连忙迎上去。

    “南宫老七呢?”苏棠说着,看向那座并不陌生的山谷,“端木老贼还挺会挑地方!”

    “洛璃被洛宇带进去,阿珩和上官已经进去了,应该是个陷阱。”原老头神色严肃。

    “走!”夜昊凝眸。

    苏棠带路,把其他人都送进去,自己却不打算跟他们一起行动。

    “苏……”夜昊觉得这样不太好,落单容易有危险。

    苏棠在深潭中只冒了头出来,摆摆手,压低声音说:“你们赶紧去帮南宫老七!我以前来过这地儿,很熟悉,先到别处瞧瞧,万一还有别的埋伏呢!”

    论江湖经验,苏棠谁都不服,曾经楚明泽是他小弟,很多东西都是跟他学的。万事留一手,总没错。一下子把底牌全都露了,并不明智,万一对方还有暗招呢?

    夜昊闻言觉得有理,让机敏的司徒瑄跟苏棠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其他人也不必再带路,循着打斗声,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山谷中有原天沐国的闻白连司徒四家主要高手,总共加起来三四十号人,对上南宫珩洛璃和上官芃三个,自然不可能输。

    虽然白景瀚一开始被杀红眼的洛璃伤到,身边高手也被洛璃砍了几个,但当下受伤更多更重的是洛璃。因为他亲眼看着儿子死去,受了刺激,心态崩溃,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根本不管后背,只管往前冲。

    上官芃那边情况也不好,一直在闪躲,仍旧避免不了被伤到,已打得浑身是血,不过勉力支撑,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而南宫珩伤到了司徒岳的要害,司徒岳退后躲避,却换上了一群高手,跟连登云一起围攻南宫珩。

    夜昊靠近,一眼就看到地上洛宇惨死的尸体,心中一沉!见有个人持刀砍向洛璃后背,洛璃却似毫无所觉,夜昊挥刀冲了过去!

    援军加入战斗,局面立刻扭转。

    白景瀚他们像是没有料到南宫珩这边还有这么多高手在后面,脸色霎时都变得很难看。人数上的优势没了,变成正面火拼,陷阱不陷阱的,也没有意义了。

    “洛璃,你冷静一点!你要好好活着,给你儿子报仇!”夜昊冷声说。

    洛璃却像是没听见,敌人被夜昊一行拦住,他转头,红着眼睛,再次看向了白景瀚。

    白景瀚对上洛璃嗜血的眼神,脖子一缩,再看司徒岳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腕躲得远远的,连登云又被南宫珩刺中一剑,而闻舟被司徒焱从背后偷袭成功,惨叫一声,断了一臂。

    眨眼功夫,洛璃已冲到面前,白景瀚一边快速后退一边大声说:“住手!全都住手!洛璃,你孙子在我们手中!”

    南宫珩皱眉,在蒲琮和周老的辅助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抓住了受伤欲退的连登云。

    夜昊心中一沉,洛璃的孙子?他怎么不知道洛璃什么时候有孙子?

    这事儿,洛璃自己也不知道。

    见洛璃闻声停下,赤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白景瀚像是突然有了底气,冷笑一声,“洛璃,你应该很奇怪,愿意为了保护你而死的儿子,为何要帮端木尊主抓你来这里吧?”

    洛璃狠狠拧眉,“为什么?”

    他一度怀疑他的儿子已被人换了芯子,可如今他很确定,那不可能!一直都是原本的洛宇,可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其他人的打斗尚未停下,白景瀚猛然拔高声音,“是因为你那好儿子,玷污了端木尊主座下冰清玉洁的女弟子!把人家肚子都给搞大了!端木尊主宅心仁厚,并未杀了你儿子,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只要他把你带来,就放你们自由,且让他带走妻儿!”

    白景瀚话锋一转,狞笑一声,“不过,那是端木尊主答应洛宇的,我们几个兄弟,可不答应!当初若不是你洛璃暗中搞鬼,坑害我们,事情何至于此?我们几家的少主,如今不管死活,便都不要了!反正,我们谁也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为了大局,只能忍痛舍弃!但这血债,全都要算在你们父子头上!事到如今,我也不跟你废话,你唯一的儿子死了,但还有个亲孙子在世上,这是你仅剩的血脉,才八个月大,洛璃你该不会不要吧?”

    当初抓到的几家少主,一直没杀,带回来关在某处,留待不时之需。可一开始南宫珩和叶翎也没想到,这次被端木尹驱使的爪牙会是这四个家族的人,并没有把那些人质带在身边。

    但如今看来,那几个人质,都已没有价值了。不管是端木尹蛊惑、胁迫,抑或是白景瀚连登云等人自己心狠,总之,白景瀚这话一出,就等同于在说:我儿子你杀便杀了,我不在意了!

    而连登云和司徒岳都没有出声反驳,表明白景瀚的意思,就是他们的意思。

    的确,除了洛璃之外,其他人不管嫡子庶子都有好几个,死了一个完全不耽误传宗接代。而这几位,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转生蛊的狂热者,不然也不会追随端木尹背井离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任凭他差遣,口口声声叫他端木尊主。

    怎么看,白景瀚司徒岳等人都很清醒的样子,并没有被什么邪物控制神智,没有利益的话也不会效忠端木尹,那么可想而知,真正驱使他们的,是蛊王体。而蛊王体在南宫珩这边,他们自然是选择帮助端木尹对付南宫珩,才有得偿所愿的可能。

    当一个人整日做梦幻想自己可以永生的时候,当下拥有的,妻子、儿女,便都没那么重要了,因为根本丧心病狂到了没人性的地步。

    如某些皇帝,能坐稳那个位置,都不是简单人物,理智、英明、大局观、御下手段,什么都不缺。可一旦某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滋生,想要千秋万代长生不老,并为之不择手段,只会变成一个后人眼中脑抽作死的蠢货。

    白景瀚这些人,跟上官箬之流,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当初端木尹才说,上官箬其实跟白景瀚,跟连登云,跟司徒岳更般配……

    转生蛊就像是个魔咒,沾惹上,某些人就没了人性,只剩下自私冷血的欲望。

    而洛璃听到白景瀚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神色似悲似喜,口中喃喃自语,“孙子……我有孙子……”

    “洛璃,你孙子在哪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若是天亮之前不把他们母子放出来,他们一定会死在某个地方,你最好不要怀疑!”白景瀚冷哼,“现在,洛璃你听好了,想要你孙子,很简单!杀了南宫珩!不,你杀不了他,也不用杀他!你去求他,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他不是你选择效忠的好主子吗?你快去求求他,求他可怜可怜你,救救你的唯一的孙子吧!他那么好的人,为了你,为了一个无辜的孩子,未必不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洛璃你快去啊!哈哈哈哈!”

    白景瀚话落,就听一声凄厉惨叫,来自连登云,因为南宫珩一剑刺穿了他的大腿。

    “连家主,你求求白家主,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他说你们是兄弟,我给你十息时间,你求他救救你,否则……”南宫珩声音冰寒,把白景瀚的话又还了回去。

    关于白景瀚声称洛璃还有个孙子,就在他手中这件事,虽然只是一面之词,但南宫珩信。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洛宇先前的所作所为。

    不管洛宇跟端木尹座下的某个女弟子是才子佳人、英雄救美、一见钟情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才走到一起的,当下并不重要。

    洛宇一开始没有把女人的事情告诉洛璃,也可能有很多原因。譬如只是露水情缘,春风一度,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端木尹的属下,后来才知道有了孩子,抑或是,洛宇想说,当时恰逢洛璃在闭关,或者洛璃不在家中,都有可能。

    洛宇并未真正效忠端木尹,只是被端木尹拿捏着他的女人孩子胁迫他,逼他就范。

    洛宇为了妻儿,选择听从端木尹的命令做事,并且在有机会跟洛璃讲清真相的情况下,始终闭口不言。

    一来是洛宇太天真。他真以为事后端木尹会放他一家人离开。不管端木尹怎么蛊惑,洛宇选择相信他,都天真到了愚蠢的地步。

    二来,洛宇应该是不敢跟洛璃说。他明知端木尹在宁王府里也安插了眼线,并且见到了自己人云修,怕是端木尹告诉过他,除了云修之外还有别的人。一旦洛宇的举止有任何不对劲,甚至不需要细作监视,只要事情最终的结果不如端木尹所愿,洛宇引了敌人过去,他都再也见不到他的妻儿。

    这一点,洛宇的行为其实也算合理。

    因为端木尹很危险,而洛宇一家在整个事情之中并不是主角,换言之,他们的生死不重要,属于随时可能被捏死的,他不敢冒险。

    况且,洛宇也根本不认识南宫珩和叶翎,更不了解他们,接收到的讯息应该包括南宫珩是害死他娘的凶手上官箬的亲生儿子,南宫珩和叶翎最初利用洛璃对付端木尹。这些都是事实。

    因此,洛宇并非不信任洛璃,他是不信任洛璃身边的人,尤其是南宫珩和叶翎,决定按照自己原本的计划行事。

    洛宇会为了洛璃而死,是让南宫珩意外的。可以说他重情,但整件事情来看,洛宇并不如洛璃那样正直。

    洛宇很清楚他在做什么,他知道自己只是个诱饵,任务是把南宫珩引入陷阱,至于南宫珩会不会因此而死,南宫珩身边那些洛宇根本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会不会死,不在洛宇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想保住自己的父亲和妻儿。

    但洛宇跟南宫珩明明是无冤无仇的。

    南宫珩是上官箬的儿子不是他的错,如果洛宇把对上官箬的仇恨转嫁到南宫珩身上,毫无道理。

    且洛宇至少应该知道,上官箬若是不出事,最后洛家一定都会被她祸害。是南宫珩和叶翎揭穿了上官箬的假面,解决掉上官箬,给了洛璃洛宇父子认清真相摆脱贱人的机会。

    至于当初叶翎利用洛璃对付端木尹,是事情本就发展到了洛璃必须站队的地步,不存在洛家置身事外的可能。难不成洛宇以为洛璃应该跟司徒岳白景瀚连登云那些人渣为伍,效忠端木尹吗?

    不能为了一己私欲伤害无辜,这是做人的底线。但洛璃有,洛宇没有。

    起初端木尹在宋清羽成亲那日送到西凉城宁王府的信,要求拿楚明泽交换洛宇,洛璃并没有犹豫,便说他不能那样做。

    即便洛璃很清楚楚明泽不是什么好人,即便洛璃那么渴望救自己唯一的儿子,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但他自己本身跟楚明泽无冤无仇,他自认为没有理由让楚明泽送死去换回洛宇。

    洛璃是,他可以为了儿子付出一切,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但他绝对不会为此伤害别人。

    洛宇是,他要救妻儿,他没有办法,他是被逼的,他只能那样做,至于在这过程中是不是会害死无冤无仇的无辜之人,他不管。

    人本自私。

    如果洛宇今夜没死,南宫珩依旧会兑现对洛璃的承诺,救洛宇,事后也不会为难他。

    但洛宇死了,南宫珩觉得,活该。他不欠洛宇什么,洛宇坑他在先,洛宇招惹端木尹坐下的女弟子,也不是南宫珩让他去的,如今的结果,都是洛宇自找的。

    不过,当下,洛宇的儿子,洛璃的孙子,南宫珩是必须要救的,因为洛璃是自己人,而孩子是无辜的。

    此时,在南宫珩手中的连登云,面色惨白,双目凸出,看着白景瀚大喊,“老白!救我!救我啊!”

    下一刻,南宫珩往连登云口中塞了一颗药丸,冷声说:“你体内的转生蛊,已经没了。”

    连登云身子瞬间抖如筛糠,连声呼唤白景瀚救他。

    白景瀚神色一变再变,突然叹了一口气,“连兄,对不住了。你走后,你手下这些兄弟,我会罩着的!”

    不愧是被称为笑面虎的人物,白景瀚被端木尹选中成为四家做主之人,是因为他头脑最精明,最懂得审时度势。

    白景瀚不打算为了救连登云打乱计划,且开口不忘提到连登云的属下,意在告诫他们,安分些,连登云死了,还可以跟随他,否则,跟连登云一起死!

    于是,连登云的属下面面相觑,都没动。

    连登云面如死灰,而南宫珩并未客气,一剑刺穿了他的喉咙。

    下一刻,就在众人依旧盯着连登云没回神的时候,南宫珩袖中墨绫射出,与幽暗夜色几乎融为一体,缠住司徒岳的脖子,把他拽了过来!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原本战局刚刚中止,双方只是停手,都仍混站在一起,呈对峙之势,受伤的司徒岳自己躲在阴影中冷眼旁观,却没料到他会被南宫珩盯上。

    等白景瀚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岳已在南宫珩手中了。

    “白家主,想必这位也是可以死的?”南宫珩冷笑。

    司徒岳也被喂了一颗解蛊丹,跟连登云一样,苦苦哀求白景瀚救他。

    白景瀚脸色难看至极,咬牙切齿,“南宫珩,立刻停手,否则我让洛璃再也见不到他唯一的孙子!”

    “你手中的人质,只够给自己保命而已。”南宫珩冷声说,“你把孩子交出来,你可以走。不然,我们熬着,信不信天亮之前我把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全都弄死?我相信你这么聪明的人,不至于为了赌气连自己的命都不要,最后,还是要交出孩子,来给自己搏一线生机,只是看你在不在乎你这些兄弟们的命了。你当然可以不信,我们试试,就从现在开始!”

    南宫珩话落,徒手生生地拧断了司徒岳的脖子。

    司徒岳连一声惨叫都没机会发出,就像破布一样被扔向了白景瀚。

    脖子断裂,清脆的咔嚓声,敲在了白景瀚那边每个人的心上!他们知道,南宫珩会说到做到。

    瞬间的慌乱过后,白景瀚冷笑,“南宫珩,你的确够狠,不过那个女人和孩子身边,还有我的人。我保证,你们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们在哪里。我在这里一声令下,让我的人,先拧了那孩子一条手臂过来送给你,好证明我没有说谎,也让洛璃看看他真有孙子,然后咱们再接着谈,你看如何?”

    洛璃面色一僵,转头看向南宫珩。刚刚停战这一会儿,被南宫珩狠厉的手段惊到,洛璃也冷静不少。他相信南宫珩一定有办法,所以并未说什么影响南宫珩。

    白景瀚话落,一具尸体从天而降,砸到了他面前的地上,扬起一阵灰土。若不是他躲闪及时,一定会被砸中。

    看清尸体的容貌,白景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下一刻,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树上传来,“哎呀呀!刚刚说的你的人可是我送来这个?那真是太不巧了!我来帮我家南宫老七弟弟打架,结果迷路了,这人也是不长眼,撞到我身上,啪嗒一下,竟然撞死了!你说这事儿闹的,真是可怜呦!”

    白景瀚怒火中烧,“谁!滚出来?!”

    “你长得那么恶心,吓到小洛洛怎么办?你爷爷我抱着孩子呢,就不去见你了!洛大叔,你孙子在我手里,想要的话,赶紧把那些个杂碎剁干净,不然我拧他!”

    听到苏棠熟悉的声音,洛璃喜极而泣,猛然握紧手中的剑,朝着白景瀚冲过去,“纳命来!”
    还在找"盛宠之将门嫡妃"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jkchazhen.com = 欧冠竞彩)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