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3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足球竞彩 > 最强玄宗系统 > 正文 第1381章复仇
    “尔敢!”

    看着祝太,众人一愣,其中一人面色丝毫不惧一步迈出,来到祝太面前,看着他,恶狠狠道:“你当我奎水宗无人吗!”

    罢,手中多出一柄三尺寒芒,瞬间祭出,一道剑气冲出,直奔祝太面庞而去,速度之快,几乎一闪而过。

    “剑修?”

    “呵,没想到,奎水宗,尽然隐藏一名剑修,真是…”

    看着中年人男子,祝太微微一惊,剑修在这个世界,非常抢手,得剑修着,可以宗门前途无量,毕竟剑修少之又少。

    当然,用剑的很多,可真正称得上剑修的,那是以剑入道,以剑为主,与平常炼气炼体不同,他有的只有剑之道而已。

    剑之道,一往无前,万夫莫敌,剑修者,只能进不能退,否则,一败涂地。

    “哼,知道本座是剑修,那就快快退去,莫要撕破脸面。”对于祝太,他也不想动手,毕竟,对方是阵法公会的人,虽然他知道自己是剑修,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没有阵法师这个职业重要,而且,对方的势力,要比奎水宗强大的多得到多。

    不到紧要关头,他可不敢与其动手,毕竟他…还没有做到与宗门同生共死的地步,

    然,对于男子的呵斥,祝太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丝毫不在意面前那道剑气的存在,迈步,一步步的朝着男子逼近。

    “你…”

    看着祝太如此,男子心头苦笑起来,而在祝太面前那道剑气,在祝太迈步前行的时候,正一点点的朝着后方退去。

    这一幕,落在周围众人心中,微微摇头,这一幕让他们明白,这名剑修心境早就破了。

    至于剑修的道路,在他退步的时候,便已经彻底破碎,而从刚才,便足够表现,他…心思不纯,没有一个剑修应该有的心态与道念。

    “这种剑修就是才给我,我都不要,来了,顶多浪费资源而已。”

    “切,这种存在,还好意思自己是剑修,真是不知羞耻,若是我,在剑心破碎的时候,便直接抹脖子自杀得了。”

    “真可惜,好好的剑修尽然走到这种地步,真是浪费了自己的资质啊!”

    一时间。周围所有宗门,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叹息起来,当然,有叹息自然有看戏的,尤其是不希望看到奎水宗崛起的,这一幕无疑是给他们吃了一枚定心丸。

    “给你两个选择!”

    周围议论声,祝太没有理会,眸子看着男子,开口道:“第一,现在离开,这件事儿,我当没发生过,你我之间相安无事。”

    “那…第二呢?”男子下意识道!

    “呵,第二,当然是你动手,不过,最后谁死可不一定,你确定要为了奎水宗而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我身后可是阵法公会,你确定要试试?”

    此话一出,是个正常有思维的人便能够想清楚,到底要做什么决定。

    尤其是这对宗门没有依赖感,甚至可有可无的人来,更是如此。

    在祝太完两种选择的时候,男子几乎都没有想,看了眼奎龙,随即退后一步,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咻”

    只见,男子转身,身影化作一柄长剑,冲而起,消失际。

    “我……”

    “人,尽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掉链子!”看着男子离开,奎龙气坏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本以为男子能够抵挡一阵子,结果,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然,原本想要与宗门同生共死的圣人们,看到剑修周雄都离开了,那他们心犹豫了。

    虽然宗门可能对他们进行过培养,可…平心而论,这个宗门以不是以前的宗门了,尤其是奎龙上位后,整个宗门便的乌烟瘴气的,已经不是他们所向往的地方了。

    当初的奎水宗,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最起码能让他们有那种归属感,可现在…

    值得吗?

    他们不确定,他们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更加对宗门产生掩护,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对得是……阵法公会。

    “你们,给我上,谁要能将他斩杀,我给他副宗主的位置!”

    …………………

    本来此处应该有激动又冲动,可现在,那群圣人以至于弟子们,此刻依旧安静且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或许,在对玄宗的时候,刚才的条件或许会让他们奋不顾身,可面对祝太,他们没了奈何争名夺利的想法。

    生命与名利权利之间,很容易选择的,毕竟,若没了生命,那些不过都是身外之物而已。

    “怎么…怎么不动?”

    看着依旧为动手的众人们,奎龙面色越发难看,以前他的命令相当于圣旨,可现在…

    “老大,老二,你们上。”看着自己的大徒弟二徒弟,对他们,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毕竟,他们都是自己亲身传授的。

    然,让他没想到,两人同样没有动手,依旧站在原地,冷漠的看着他。

    的确,亲身传授是真的,可两人学会的,不光是他的功法与阵法,更多学会的是利字当头,所谓人不为己诛地灭,这也是他们最擅长的。

    “你们…”

    “呵,师傅,你似乎是忘了,现在奎水宗对我们来,意义已经不大了!”

    “对啊,师傅!”面露冷笑的看着奎龙,继续道:“以我二饶资质,去哪个宗门,都能我也一席之地,更何况,你传授我们的,我们现在不是用的很好吗!”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讥讽的看向奎龙,这…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可没想到,发生的这么快,

    而全程,祝太好像没几句,这边足以看到阵法公会的强大。

    “众叛亲离的感觉如何?”

    烛台看向无动于衷的众人,对于他们的态度,他不想评价,如今,他只想杀了奎龙,至于这些人…

    以为现在脱离奎水宗,变能够改变什么,可他们看了祝太复仇的心理,在他这里,没有饶恕这一,有的,只有赶尽杀绝,他可不想给自己留下麻烦。

    咻

    罢,祝太动手了,突然,一股灼热的气息冲而起,只见,在祝太的体表,灼热的火焰冲而起,抬手对着奎龙便是一个火球丢出。

    “你…你不是阵法师吗?”看着火球向自己冲来,奎龙傻眼了。

    修士的火球,他还是能够分清的,年前这火球,明显便不是以冥气凝聚而成的,而是过完本体。

    而这,不应该只有炼丹师或者炼器师才会拥有吗?为何这阵法师会拥有?

    奎龙想不明白,但此刻却没有给他思考的准备,火球瞬息出现,对着面门砸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混蛋,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强!”想都没想,抬手,一枚黑色盾牌出现,地方在面前。

    “咚”的一声闷响,只见,与火球相撞的奎龙面色巨变,灼热气息越发强烈,而同时,一股雄厚的力量,以火球之中涌出,传入盾牌,随后传入整个身体。

    骤然奎龙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带着盾牌,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咚咚咚!”

    一声声盾牌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只见,倒飞出去的奎龙,在地面上滚了许久,才停下身体。

    “噗”一口猩红血液从口中喷涌而出,面色苍白下来。

    一个照面,仅仅一个照面之间,奎龙落了下风,甚至看模样,似是受了伤。

    “嘶”

    周围,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看着这一幕,众人震惊了。

    虽奎龙人卑鄙无耻,但修为还是可以的,道果圣人,可如今呢,拥有道果之境的奎龙尽然一招便被轰得,这让他们这些宗主如何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这是什么力量?

    地圣?

    目光锁定祝太,上下打量,甚至有的释放神识,为的就是要将他的修为看清楚,可惜,最后的结果便是,一无所知,在祝太身上看到的,只有一片迷雾而已。

    “怎么回事儿,为何祝太的气息我等感应不到?”

    就在这时,就在迷茫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炸响,“收起你们的那些心思,若是在试图探查老夫徒弟的修为或者其他,老夫灭你宗门,杀你全家!”

    如此,众人明白过来,对话中威胁,他们没有一点儿脾气,他们可是知道这位老人家的脾气的,或许别人,他们还会反驳一二,可这位老人家,那可是一不二的人。

    更加重要的是,对方的修为,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躬身,对着牧老所在的方向行礼,便是自己知道了。

    对此,原本的威压与寒意消失不见,对此,众人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

    而对于这些,祝太不清楚,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奎龙!

    看着远处吐血的他,祝太闪身,身影再次出现在落空面前,没等对方反应伸手直接在其身上点了几下,原本已经受创的奎龙,此刻,身体直接趴在霖上,整个人好似没了力气似得。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感觉身体一样,奎龙慌了,试图告知自己的力量,可这一刻,他发现,虽然自己的境界还在,可力量,好似被什么东西封印一样,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就像一潭死水,让他绝望。

    而他知道,这一切,都跟祝太刚才在自己身上点的那几下有关系。

    “恐惧了,害怕了!”

    “可惜,现在,没人能够救得了你,所以认命吧。”

    着,蹲下身体,双手放在奎龙胸前下方肋骨所在地方,原本手掌顺便变化为爪。

    “噗呲”一声,刺破皮肉的声音响起,只见,原本双手已经冲进奎龙体内。

    “嘎嘣”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只见,祝太双手抽出的时候,手中多了两根骨头。

    白花花骨头上,带着一丝丝血迹,看之十分醒目。

    “啊啊啊”

    骤然,一声杀猪的声音响起,奎龙躺在地上,声嘶力竭,身体不断抽出起来。

    虽然拥有圣人修为,可…管用吗?在清醒的时候,被人掰断骨头,如何能够不痛苦。

    “哼着就痛了?”

    看着奎龙嘶吼的模样,祝太冷笑一声,随手将手中之物丢出,随即,伸手重新放在奎龙身上,骤然,修为调动,冥气进入奎龙体内,着奎龙的经脉,将冥气全部缠绕起来。

    “你…你要干嘛,你…不要…”忍着痛,感受着缠绕在自己经脉上的冥气,下意识想到刚才祝太顺的话,一时间,再也忍不住开口。

    他怕了,恐惧了,他没想到,祝太尽然到做到,尽然真的想要抽筋扒皮。

    “可能吗?”

    “刺啦”一声,双手用力一抬,缠绕经脉上呢冥气,化作一根根锁链一般的存在,瞬间将所有经脉连根拔出,抽离了它们原本存在的地方。

    “额啊啊啊”

    “混蛋,你…恶魔,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嘶吼,想要以嘶吼来缓解疼痛的奎龙发现,这个方法根本不管用,痛还在,而且越来越痛,以至于连昏迷的机会都没樱

    “痛苦的还在后面呢!”

    收回冥气,他不可能就这么轻松放过奎龙,翻手一柄匕首出现。

    “你…你要干嘛!”

    在奎龙注视之下,祝太握着匕首,来到奎龙胸前,匕首放在奎龙的胸前,稍微用力,似乎是早就练过身,十分纯熟,且十分技术活的拉了一刀,另一只手来到伤口处,伸手抓着一个边角,一层皮,慢慢的开始被祝太剥了起来。

    “啊啊啊”

    惨叫络绎不绝,从没停止,而这一幕,看的周围那些宗主,一阵胆寒!

    心中更是意识到,这个人,他们不能得罪,宁愿得罪强者,也不要得罪祝太,不然…抽筋扒皮那都是常事。

    “嘶吼吧,痛苦吧,这就是你当初背叛云家代价的利息,我之前过,我会把你的灵魂囚禁在九幽冥火之中,让你生生世世经受冥火的灼烧,我要让你知道,你当初做出的决定,是多么愚蠢!”

    “哦,对了,刚才听你,你还有个女儿是吧!”

    咧嘴一笑,表面十分淡雅,可在奎龙眼里,这就是恶魔的面容,令人寒意十足。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而且,你们很快便会相见的!”
    还在找"最强玄宗系统"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jkchazhen.com = 欧冠竞彩)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