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3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网游竞技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出头
    驻地核心,临时圣堂,祷间

    圣教联合北伐军总指挥官,来自太阳教派的大骑士长杰夫·哈灵顿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来,而始终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一道道金色光轮也同时黯淡了下去,飞快地融入了哈灵顿的身体,化作一道道充盈着沛然之力的暖流游走在其四肢百骸,轻而易举地抵消了这具躯体的疲惫。

    很快,已经数日没有合眼的哈灵顿骑士长便神采奕奕地抬起头来,不紧不慢地活动着自己重回最佳状态的身体,并对面前那座迷你太阳神像献上了本日最后一次祈祷。

    再过半小时,这一天就要结束了。

    他缓步走出祷间,走到指挥室中间那张巨大的长桌前坐下,有些怠惰地展开了面前的战略地形图。

    图,两个月前苏米尔派德鲁伊送来的,很精确、很细致,用以也很明显。

    那就是他们希望自己麾下的远征军能善用这幅地形图,做些实事。

    但自己只是收下了图,事,却没怎么做。

    所以那些信奉着什么元素之灵的盟友,应该会对自己很不满吧。

    百无聊赖地翻着面前的地形图,哈灵顿骑士长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从容而沉静,很显然,他并不在乎那些兽人是否对自己心怀芥蒂。

    因为那些终日在山头上吹风晒太阳的人不会打仗,那些注定会在真神荣光下身死魂灭的异端也不会打仗。

    而他,在太阳教派十三骑士长中位列第九顺位的杰夫·哈灵顿,毫无疑问是很会打仗的。

    打仗,需要牺牲。

    亦或者是,胜利,需要牺牲。

    然而苏米尔那些人并不愿意牺牲,那些只敢蜷缩在阴暗角落中的异端也不愿意牺牲,所以他们都没有办法获得胜利。

    最终能赢的,唯有圣教联合,唯有吾主太阳之神。

    杰夫·哈灵顿一直坚信着这点,虽然他很清楚,自己如果想要得到胜利的话依然需要用牺牲换取,但值得庆幸的是,有一位很清楚如何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摘取胜利果实,虽然并不善于用兵打仗却比任何人都眼目通透的友人始终在给予自己支持。

    而哈灵顿之所以不动,正是在遵循那位友人的想法,等待一场没有牺牲的胜利。

    更准确点说,是一场‘自己人’不会牺牲的胜利。

    诚然,苏米尔那些兽人对自己一定会很不满,但那又有何妨,毕竟他们并不是‘自己人’。

    当然也有一些自己人对现状很是不满,每天前来请战的同胞们亦是越来越多,但这也是没办法事,毕竟他们的高度还不够,对局面的认知都宛若自己一样浅薄,而且还没有一位目光足够长远的人提携。

    所以,就无视了吧,就算现在多少会有些怨言,也影响不到军心,等到胜利被摘取的那一刻,怨言也就散了。

    就算不散也没关系,毕竟自己从来都不是那种在乎风评的人。

    只是吾主那千万信徒中普普通通的一位罢了。

    “差不多了,如果那些异端想要尽快打开局面的话,无论他们到底藏了一张什么牌,都已经到了快要掀开的时候了。”

    哈灵顿骑士长低声喃喃了一句,然后重新卷起地形图将其扔在一边,从他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这段时间让他感到困扰的事绝非苏米尔方的不满,也不是麾下战士们的怨念。

    而是......

    【没想到渥伦斯竟然会被囚禁起来。】

    杰夫·哈灵顿用他那有着厚厚一层茧子的手指轻轻拂过面前那封信,一封已经被他读过好几遍,几乎可以一字不漏从头到尾背下来的信:“而且还是被曙光教派的战斗修女院......”

    信的内容,很简单,哈灵顿的一句内心独白外加一句自言自语已经说明得足够清楚了。

    来龙去脉也不难解释,总结一下就是在曙光教派的那位大骑士长格林·提瑞带人抵达北伐军驻地后,便第一时间接手了太阳教派那位第二战团指挥官,金冠主祭渥伦斯·卡列尼的工作,至于原因,格林骑士长只给出了两个字——渎职。

    具体是怎么个渎职法,格林骑士长没说,渥伦斯主祭也没问,对外更是用普通的军事调动来解释,对应工作也只用了小半天的功夫就被交接完了。

    而真实原因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无论是光之都那边还是北伐军这边,但凡是教阶比较高的人都很清楚,渥伦斯主教犯下的错误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以近乎于故意的态度,让一支总计二十人的侦查小队去送了个死。

    那支队伍的成分也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曙光教派的一位后起之秀以及其他人若干。

    后起之秀的名字叫做黑梵,教阶序列很低,个人实力非常一般,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之前在米莎郡带领一帮民兵克服了一场瘟疫,据说在指挥作战方面颇有才能,还被盛传是曙光教派新晋圣女晨忘语的老相好。

    对于这份履历,大多数人都是嗤之以鼻的,毕竟很多人都听说了,所谓的作战方面颇有才能只是欺负一些没有思想的烂肉罢了,十个人里有九个都敢拍胸脯表示我去我也行。

    再加上当时同在米莎郡的还有曙光教派那位在各方面都很难让人不注意到的圣女,有着传说阶实力的夏莲·竹叶,大家就更觉得那位黑梵牧师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完全是因为他那层‘可能是曙光教派新晋圣女晨忘语老相好’的关系。

    然而各大教派真正的高层却并没有这么想,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仔细问过那些曾在米莎郡对抗瘟疫的战士们后,他们发现那位黑梵牧师可能还真有两把刷子。

    当然,除了曙光教派和素来大嘴巴的公正教派之外,其它教派都比较低调,都不约而同地封锁了消息,然后默默地从暗中关注那位黑梵牧师。

    结果渥伦斯却是从暗处跳到了明处,并将观察变成了一场蓄意谋害。

    说实话,玩得有些出圈了......

    尽管圣教联合并不是那种傻白甜伟光正的组织,但这个偏守序、偏善良的阵营还是有很多事不能做,也不该做的。

    而借那些邪神信徒,那些异端中的异端之后谋害袍泽,就是不能做也不该做的。

    结果渥伦斯做了,虽然他做的很隐蔽,饶是现在都没有留下半点证据,但他终究还是做了。

    然后素来都还算道理的曙光教派,也就不讲道理了。

    具体做法就是圣安布罗冕下亲自找了现任太阳教派教皇喝了个下午茶,然后又组织了一场看似实在商讨北境战局,实则并无半点意义的小会议,并提出派自家大骑士长格林·提瑞带人北上的想法。

    太阳教派的教皇冕下第一个表示同意,然后公正教派、丰饶教派等圣教联合一线成员也都纷纷表示支持,给予圣安布罗以及格林大骑士长极大的肯定。

    至此,比较官方的流程基本就走完了。

    再然后,格林·提瑞北上,接替渥伦斯·卡列尼主教的位置,并表示渥伦斯主教劳苦功高,好不容易卸下了担子,不如就先行回光之都休息吧。

    再再然后,渥伦斯主教当即表示自己不怕苦不怕累,愿继续留在北伐军与异端死战到底。

    格林骑士长只是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把刚才那番话重新说了一遍,唯一的区别在于,说第二遍时他手是放在剑柄上的。

    第二天,渥伦斯主教便卷铺盖走人了。

    主教大人脚程不慢,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回到了光之都,然后连家都没回,径直冲向内城区的太阳大圣堂。

    不过就在渥伦斯刚刚踏入内城区的瞬间,一个窈窕靓丽的精灵女子便出现在了他面前,手中握着一柄如主人般纤细修长的十字架。

    女子,叫夏莲·竹叶,身高173cm,体重51kg。

    十字架,叫星金十字架,长170cm,重598kg。

    那天,光之都内城区的东门前多了个坑,又大又圆,丰饶教派的神官花了小半天才给填平。

    那天,因为走路太快而不慎摔倒的太阳教派金冠主祭渥伦斯·卡列尼断了7对肋骨、三截脊椎骨,碎了八块腕骨、四块掌骨、五块跖骨、一块肩胛骨,若不是被恰巧路过的曙光教派战斗修女院第一大队及时救起,并送至位于战斗修女院地下三层大禁闭室修养,恐有性命之忧。

    同日,曙光教派圣女夏莲亲赴太阳大圣堂,与现任教皇冕下及三位骑士长、六位金冠主祭、一位大牧首进行了一番长谈,言辞恳切地表示虽然在修女们的精心照料下渥伦斯主教暂无性命之忧,但因为那一跤摔得实在太重,以后恐怕难以在肩负主教之责,继续为伟大的太阳神传播福音,还请诸位以大局为重,在缅怀渥伦斯主祭的同时不忘另觅新的继任者。

    并在离开前表示......

    “我们冕下让我委婉点,我这人听劝,今天特意上门跟大家玩委婉,现在委婉玩完了,我就顺便再扯两句没营养的。”

    她手握十字架,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身后却是一片万丈千光,空气中更是回荡着清晰可闻的曙光赞美诗,其气势只恢弘甚至将那座巨大的太阳神像都压得光芒黯淡,再难散发出丝毫的光和热。

    短暂地停顿后,夏莲美眸流转,掩嘴轻笑道:“还请诸位向伟大的太阳神祈祷,希望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小牧师能够平安回来,不然的话,呵......”

    千光散尽,漂亮的精灵圣女转身向门口走去,抛下了一句宛若雷霆般炸响在每个人耳边的谏言,或者说是警告——

    “非但那个渥伦斯留不了全尸,恐怕你们还得重新选一位骑士长出来了。”

    “夏莲圣女!我等同为圣教中的一员,您竟敢放下如此狂言,也不怕......”

    排名仅次于杰夫·哈灵顿的兽人骑士长多玛·尘骨激动地站起身来,并在下一秒以更快的速度重重地砸在地上,头顶多了一只小巧精致的小皮靴。

    咔嚓......咔嚓!

    有着半步传说水准的多玛骑士长奋力挣扎着,但除了让身下那片金光璀璨的地砖裂开一道道沟壑之外,毫无建树。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刚才是打算为那个不惜送同教伙伴去死,也要至我们小黑梵于死地的杂碎辩护?”

    夏莲面无表情地将多玛骑士长的半张脸踩进了地面,淡淡地问了一句。

    而脸被埋在地板里的后者自然回答不了她,只能继续徒劳的挣扎着。

    “夏莲殿下!”

    太阳教派的大牧首尤娜·郝德森女士站起身来,平静地看着夏莲,沉声道:“我们都是圣教的一份子,您如此行事,难道不怕曙光女神降下......”

    “怕啊,能不怕嘛,所以我在出门前就跟女神大人打过招呼了,结果她老人家......啊!!”

    夏莲刚说到一半,一道金色的雷霆便突然出现在她头顶,紧接着就是咵嚓一声......劈中了夏莲脚下的多玛骑士长。

    除了太阳教皇之外,在座的其他领导人眼皮都跳了两下。

    “咳咳,我是说,结果女神大人还真下了道神谕给我,你们猜内容是什么?”

    自知说错话的夏莲尴尬地咳了两声,然后似笑非笑地转头瞥了一眼那座已经不再散发光和热的太阳神提苏神像,轻声道:“女神大人让我别冲动,把这座神像砸了就差不多了。”

    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当然了,这话女神大人能说,我肯定是不能这么做的,毕竟就像大牧首说的一样,咱们都是圣教联合的一份子,我个人也非常的尊敬太阳神大人。”

    夏莲耸了耸肩,移开了踩在多玛大骑士长头上的脚:“所以我才会过来给你们一个警告,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警告。”

    有着淡金色鳞片的蜥蜴人大牧首叹了口气,重新坐下了。

    “哦对了,还有两件事......”

    夏莲拍了拍手,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脸上的笑意愈发弄了起来:“可能诸位还不知道,那个不成器的小牧师其实跟我们曙光教派那位路加·提菲罗前冕下有点缘分。”

    空气,突然凝滞了。

    “第二件事就是,路加还活着,而且跟我不一样,那家伙其实挺不听劝的,就算是面对神谕也是那个德行,所以我衷心地希望你们别得罪那个睚眦必报的小王八蛋,不然的话......唉。”

    夏莲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再次转身向大门走去......

    “他真敢把你们这教堂给炸了。”

    第八百零五章:终
    还在找"四重分裂"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jkchazhen.com = 欧冠竞彩)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 内蒙古快3